守光人

想变成一个优秀的人。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雷安】他的葬礼

一个突然的脑洞。超级短。

有把他们两个之前发生的故事写下来的意向

希望能够带给您良好的体验!

——————————————————————————

“雷狮先生您好”

“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男人刚刚睡醒般,沙哑低沉的声音带出略微不爽,像刚刚苏醒的狮子,张开血盆大口,下一刻或许就会被撕得粉碎。

“我是安迷修先生同组的,我来通知您,安迷修先生于今天凌晨五点时逝世。”

“大清早的开玩笑很好玩是吗?”

男人的怒气明显增加了几分,对面传来布料间摩擦的声音,他起床了。无形的压迫感使我的手微微有些发抖。即使不是一组,雷狮的名号仍是众所周知,他是局里出了名的暴脾气。也因如此,我并不想与他过多接触,但是他在安迷修先生的邀请名单上,还是第一位。

“先生,我没与您开玩笑,请您到这个地址,那里会告诉您一切。”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良久,我听到他的声音,如尖锐冰锥,一击致命。

“我会去,如果我发现你在骗我,我就捏烂你的头。”

那个男人踏进来的时候,带着丝丝细雨。他是第一个到的人,不难看出,他十分焦虑,因为他的眉紧紧扭打在一起,眼睛不断在寻找着什么。他想证实我的话是个玩笑。这个想法从心底一跃而起,而后缓缓落下。

没等我开口,他直径略过我往更里面赶去,或许他与安迷修间存在心有灵犀,亦或是他注意到这只有一个通向外的出口。

他擦过我,残留的香与安迷修先生身上的如出一辙,紫罗兰混杂甘草的香气。

他在安迷修先生的棺前停下了,棺口开着,露出安迷修先生苍白的面庞以及胸口那几乎看不大清的伤痕,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他被一枪正中心脏,那一刻,血如泉涌,逐渐抽空他的活力。他半跪在地,敌方抓住机会,对他造成二次打击,子弹没有击中他的要害。火光硝烟里,透过视野那仅存的一丝缝隙,我看到他举起枪,指尖有些打抖。弹壳落地的声音响起,安迷修被手枪后坐力震倒,发出沉闷的声响,便再也没起来过。

他死前没有提到雷狮,就连相关的音节也没有从他的嘴里落出。安迷修从不是无情的人,他在那时也做得仁至义尽。

我走到雷狮身边,他正凝视着安迷修的脸,“他终究死在了自己维护的正义里”他说,我明白他的意思,如果当时安迷修不选择保护人质,或许他的心脏现在还在跳动。

安迷修的葬礼很简单,甚至连追悼会也没有。陆陆续续,来的人也就局里的熟人。金的眼眶泛红,来之前明显哭过了,此刻,他仍不断吸着鼻子,似乎又快要哭出来。气氛由此凝固,我念起追悼词,想让他的葬礼显得更庄重些。

金终是忍不住,低头呜咽起来。似乎其他人也被他所沾染。唯有雷狮,他的表情平静如水,暴风也吹不起一丝波澜,仿佛一个局外人。我不知他对此持有怎样的情感,或许是因为他生而为王,即便面对爱人的逝去,他似乎也能保持冷静。

准备下棺时,他拦住了他们。一吻落在安迷修额头,如鸿毛般轻,又像泰山般重,他把手搭在棺上,“听好安迷修,我只说一遍”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话从口中徐徐脱出,他仿佛准备了很久,却又像是霎那间灵光一现的点子。 那是安迷修的骑士宣言。头顶乌云蒙盖住层层阳光,而此刻他却披上了一层透彻的光辉,他仿佛是他的骑士,向众人昭告着他忠诚的心。

他对他的爱早已根深蒂固,生根发芽。

“别看雷狮这样,他是最痛苦的人”凯莉的声音有些哽咽。是这样吗?我抬头望向雷狮,他正望着安迷修的方向,目送他挚爱之人的离开,现在是把他印在心底的最后机会。他与他之间没有轰轰烈烈的离别,从前没有,今后也再不会有。

他看起来不痛苦,说不定他的心已千疮百孔。

雷狮不会因为安迷修的逝去而改变。三月,他总会踏着春雨来到安迷修墓前。他会站在安迷修墓前,却什么话也不说,良久才缓缓坐下,如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叙旧。

偶尔他会回头看看,平静的水面偶尔掀起一丝起伏。我想,或许那个时候安迷修就站在他的身后,轻轻附和着他的每一句话,然后笑得如向阳的向日葵一样灿烂,那是他常挂于嘴边,也是最令人放心的一句话。

“今年也请多多指教”

【雷安】色盲

•雷总是色盲设定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
[一]
雷狮眼中的世界毫无色彩。

他的世界只有无尽的黑与白,这或许是件很痛苦的事,他本人却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这没什么不好的”

他早已经习惯了,也不想打破这黑白交织的孤寂。却没料想那人的出现,打破了他眼中世界的宁静。

雷狮是在一个小镇遇到的安迷修,那人在喷泉旁被鸽子簇拥着,那少年脸上带笑,宛若天上派下来的天使,洁白无瑕。说是普通,却好似又有哪里奇怪,雷狮正巧撇到那人眼中犹如生机勃勃的森林般的绿色眼瞳。他不可置信的搓搓自己的眼睛,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那充斥着黑与白的世界中,多了一抹新鲜的翠绿。

“啧,怎么回事”他小声嘀咕着,惊异于在此之前的十几年中一直是黑白相伴的世界中出现了新鲜的色彩。

似乎是注意到雷狮的目光,安迷修转过头,冲他弯眸笑到,那眸中流转着北极极光般璀璨的流光,看得雷狮微微发愣,半饷才将目光转至别处。

“诶知道吗,那边那个少年——”身旁经过的人低声细语,他竖起耳朵听到徐徐微风带来的话语

“——他可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呢。”

[二]
“恶党!你给我站住!!”安迷修穿梭在郊外的树林间,长时间的体能爆发让他的气息有些许微颤。

“哟最后的骑士,只是这点程度就撑不住了吗?”他语气轻佻,在前方的一棵树上停下自己的脚步,俯视看着那微微喘气的人儿。

“你到底想干什么?上周破坏公物,前天欺负小朋友,今天又把小朋友的东西抢了…”安迷修掰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数着雷狮犯下的事,绿眸中迸发出丝丝冷光。

自从上个月起,这个自称海盗的雷狮的家伙就一直在不停的挑事,关于他安迷修可算称得上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提起他的时候甚至还会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我想做什么还得跟你说一声么?小·骑·士?”雷狮把玩着手中的东西,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弧度。
“少废话,快把东西还回来”少年将周身流转着晶蓝色光的剑锋指向雷狮,眼中透露着毫不犹豫的坚定。

“这个?”雷狮停止把玩东西的动作,突然抬眸望向安迷修,钻过树叶间的细碎微光落入他的眼瞳,似是流动的星海一般夺目耀眼,安迷修似是沉入这片汪洋之中,无法自拔。“才不给你。”直到他回过神时,那人冲他做了个鬼脸就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树上因晃动而掉落的叶子飘到安迷修头上,他拿起树叶,冲那人离开的方向微微叹口气。

待他回到小镇,已经是黄昏了,他捏捏鼻梁想着该如何安慰小孩子的措辞,却在这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熟悉声音。

“别哭了小鬼,这个东西还给你”安迷修寻声望去,看到那漂亮紫眸的主人正在笨拙的安慰着那哭泣的孩子,可那孩子仍不领账,依旧哭的一抹鼻涕一抹泪,安迷修见雷狮微微皱起的眉头,握紧手中的剑,绷紧神经,害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可雷狮却只是摸了摸孩子的头“小鬼,珍贵的东西是要靠自己去守护的啊,光会哭鼻子可没用”
那孩子听了,竟停止了哭泣,揉揉发红的眼,从雷狮身边跑开了。

安迷修倚靠在墙旁,望着面前即将落下地平线的太阳,露出连自己也未察觉到的微笑。

“你也不算太坏嘛…”

[三]
那日,犹如真正末日的那日,雷狮至今也忘不了那时的光景。

燃烧的小镇,残损的建筑,孩子的凄厉哭声交织,变成凶兽般的绝望嘶吼。尽管毫无色彩,但在黑白的映衬下却显得更加绝望,至今想起他仍心惊胆战。

他仍记得那日他火急火燎的冲入小镇,迫切地寻找着那唯一的一抹色彩。他撞进浓密的烟雾中,汗水浸湿了他身上的衣物,顺着发丝的轨迹低落到被烧的乌黑的地上。

“傻逼骑士,可千万别出事啊…”

雷狮找到那个少年的时候,他支撑着双剑,摇摇欲坠。他极力抑制自己内心的惶恐,可扶起安迷修微微颤抖的手却还是暴露了他。即便是这种情况,安迷修眼中仍是犹豫不决的坚定。那骑士看着他,扯出一抹苦涩的微笑。

“真想不到…最后还得恶党你来救啊…”

“少废话,等我们出去了再跟我讲这些屁话。”他背起安迷修向烟雾外冲,他怕,怕自己在这个黑白世界仅存的精神寄托也被世界夺走。他想怒吼,质问上帝为什么夺取他世界的色彩,还将要把自己最爱的人夺去。

“你看,我还是能打败那些海盗的…”安迷修的气息愈发变弱,“要是我不在了…还怎么讨伐你这个恶党啊…”雷狮能感受到,安迷修的泪打在他的身上,恐惧感蔓延至全身,他的动作也伴随恐惧变得有些僵硬。

雷狮感到背上人支撑的唯一一点力气也被压垮,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他哭得甚是狼狈,连自己视野中逐渐染上颜色的事物都没发觉,那紫眸燃起的熊熊火焰也逐渐被泪水熄灭。

“然后呢然后呢??少年怎么样了?”金发男孩坐在店旁,撑着脑袋眨巴着自己写满好奇的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然后啊…少年被那色盲少年唤醒,他们俩紧紧相拥在一起…”店老板冲面前这少年微微笑道,用沙哑却又稳重的声音叙说着故事,店里流淌的古典音乐衬得这故事更加美好。

“雷狮你别教坏小孩子…金,别听他瞎说”正在做柠檬茶的少年转过身,他也有着与故事中的少年一致的,耀眼的绿眸。

“哦?我说的难道不是真的吗?”雷狮望着安迷修,挑起他的下巴,盯着他的绿眸轻笑道。

“哼…也有一部分是你编的,比如最后那段。”安迷修撇过头,小小声的嘀咕。脸颊和耳尖却攀上了醒目的红色。

自雷狮开始讲故事起就开始注意窗边那个少年,他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金发少年,且带着可能连本人也没察觉到的温柔和纵容。明明是孩童般的稚嫩脸颊却有着与寻常人不同的成熟。

呵,有意思。

雷狮在金发少年转过身时,拿起桌上的莫吉托,举起酒杯轻轻冲窗边少年致意,随后一饮而尽,莫吉托的味道与它的样子相像,带着薄荷的清香。雷狮在嘴中回味那味道,甘甜、酸涩与苦味交织在一起。

“格瑞!!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店长讲了个故事…”被唤为金的少年看到窗外的少年,眼眸中的光变得更亮了些许,拿起柠檬茶向外跑去,像树懒一样趴在格瑞身上。

“笨蛋,小心茶泼了”格瑞无奈的一笑,手却覆上了金发少年的手。

“怕什么,不还有格瑞嘛!”金冲格瑞甜甜一笑,使格瑞不得不将红着的脸转向一边。

“安迷修你看,小孩都比你有料”雷狮挑眉看着安迷修,眼里满满都是戏谑,他话音上挑,更加深了一种调侃的意味。“不如,我们也做点什么吧”

“雷狮你别乱来,现在还在营业呢。”安迷修无奈地轻叹。

雷狮将“正在营业”的挂牌翻转成“已关店”的状态,舔舔自己尖锐的虎牙“这样不就好了么?”说着便扣住安迷修的头向自己这边拉。不分青红皂白的吻上那人的嘴,安迷修发丝带着的独特茶香萦绕在鼻尖。

“你给我的世界带来了色彩,所以你今后也不能离开我”雷狮盯着安迷修的眸,说着充满独占意味的话语,那星海般的眸子流光微转,熠熠生辉,夹带着认真的意味。安迷修知道他是认真的,弯起那漂亮的绿色瞳眸。

“我答应你”

店里的古典音乐流淌,流过小镇的每个角落。

“And I know that my heart will go on”
“We'll stay forever this way”
“You are safe in my heart”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